他曾指点马云,当了30多年国企老总,如今他走了

7月4日凌晨,郑达青春堡制药有限公司前总裁、杭州胡庆余堂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著名商人冯根生在杭州逝世,享年83岁。一代中医工匠完成了他传奇般的一生。

日前,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马云在微信上发布纪念信息:“冯董事长是江南的毒枭,也是改革的先行者,是我的榜样。他不仅继承了中医,而且他自己也是改革的猛药。他的勇气、远见和承诺是浙江商人的典型代表。我早年创业时,他也曾几次指导和鼓励我。冯董事长,旅途愉快。”

2015年10月,浙江商会成立。马云当选为第一届浙商协会主席,冯根生受聘为浙商协会第一届理事会顾问。在许多浙商心目中,冯根生是浙商的“大老板”。

马云在今年5月1日的前夜拜访了冯根生。当时,他说冯根生先生直言不讳的支持给了他年轻时巨大的精神支持。浙商一定会来的,不要忘记你的进取精神,聚集力量,互相帮助,互惠互利,共同参与国际竞争。

1。从“童工”到董事长

也许许多年轻人不熟悉冯根生和胡庆余堂。

但大多数人都熟悉提到富有的“洪丁商人”胡雪岩。胡雪岩于清末在杭州创办了胡庆余堂。它被称为“江南药王”。俗话说北方有铜仁堂,南方有清玉堂。

1934年,冯根生出生在一个医学家庭。他的祖父封运生和父亲冯芝芳都是著名的中医老字号胡庆余堂的资深医药工作者。他们可能没想到冯家第三代学徒进入胡庆余堂后会成为“领袖”。

1949年1月,14岁的冯根生小学刚刚毕业,在胡庆余堂当学徒。

冯根生

少年时代直到当年5月杭州解放,传统学徒制被废除,因为胡庆余堂每年只招收一名学徒,冯根生成为胡庆余堂的“最后一名学徒”。

当你走进胡庆余堂当学徒时,第一件事就是按照旧的规矩在地上三次拜“界七边”。“戒作弊”是胡庆余堂的规矩,意思是“戒一切作弊”。牌匾上有102个字,开头写着:“所有的交易都不能被欺骗。制药业与生活息息相关,尤其不能被欺骗。”作为学徒,这个大厅的规则必须铭刻在冯根生的脑海里。他必须记住它们,这后来成为他生活和事业的规则。

胡庆余堂规则“戒烟”。这块匾有102个字,是胡雪岩在1878年写的。它已经挂了139年了。这只是第一步。此外,必须记住所有处方和药物名称。从每天早上5点开始,冯根生有16个小时的药材钻孔时间。2000多种药物的外观、性质、配伍和功效逐渐为心脏所熟悉,丸剂、散剂、软膏剂和丸剂的制备和使用也逐渐为人们所熟悉。

老师吃饱后,他又在柜台前站了两年,给人们开了处方。这药也熬制了两年,每天300片,从他手上分发了10多万片。杭州人知道冯根生煎的药是最正宗、最有效的。

学徒不容易。大师不仅要测试医学和处方等硬技能,还要测试“个性”。有一次,冯根生在院子里扫地时,发现地上的钱,然后悄悄地把它放回抽屉里。后来,这种情况发生了很多次。他没有把它放在心上。他只是觉得奇怪,他总能在不同的地方找到钱。直到十一年后,他才从病重的主人那里得知这个线索。原来,在冯根生进入胡庆余堂的第一天,老板就指示师傅测试他的诚实

1972年,杭州在原胡庆余堂的胶厂建立杭州第二家中药厂,冯根生任厂长。1978年,改革开放给冯根生带来了更多的机遇和活力。它也正式开启了冯根生传奇人生的大门。说到“疯狂”,冯根生至少应该“疯狂”七次。

第一次是在1978年,胡庆余堂推出了一种新产品清肠宝抗衰老片。虽然通过了药理试验,但由于相关部门的干扰,未能获得生产批准。在这种僵局下,冯根生害怕错过上市的最佳时机,决定先投产。这无疑是一个大胆的决定。坦率地说,这是“先行动,后行动”。这让冯根生和青春的瑰宝岌岌可危。后来,在国家医药管理局一组老专家的支持和一位国家领导人的干预下,这件事终于得以挽救。

1984年,冯根生第二次挑战旧体制。厂长负责制在全国推行之前,是全国第一次试行干部任用制度,全厂实行劳动合同制。首先打破“铁饭碗”、“铁椅”和“铁薪”。同时,打破了医药企业传统的供销模式,通过自身的努力,化解了二级站的挑战,建立了自己完整的供销团队。

1991年,冯根生第三次带头参加各种国企董事考试,引起了巨大的轰动。最后,在《人民日报》等强势媒体的帮助下,一场关于“放松商业领袖关系”的全国性讨论已经开始。

第四次,1992年,中国(杭州)青年财富集团公司成立。当时,由于青年宝藏的机制,其发展缓慢。为了一个好的机制,冯根生与泰国的郑达集团有一个合资企业,外方持有股份。然而,与当时大多数合资企业不同的是,冯根生主动采用了产妇保护法,保留了品牌,重新评估了其总资产,只与另一方在其核心部分建立了合资企业。这不仅有助于保持和增加国有资产的价值,也将为企业发展赢得机遇。

第五次是在1996年。胡庆余殿已经有100多年的历史,进入了谷底时期。年亏损高达9500万元。在濒临破产、债务近1亿元的情况下,冯根生被勒令接管胡庆余堂,从厂长处成为胡庆余堂的负责人。他再次擦亮牌匾,向大厅里的每个人保证:“信不信由你,我希望你会支持我,我一定会振兴大厅。”出人意料的是,仅仅一年后,胡庆余堂将亏损转化为利润,第三年,他成为杭州企业的主要利润和纳税者。“儿子”将《老子》从争议到美谈融为一体。

青春宝在1998年第六次改变了它的系统。为了实现“职工有自己的股份”,管理层冯根生必须持有2%的股份,折合人民币300万元。然而,冯根生的收入根本负担不起,这就造成了著名的“冯根生问题”。为了改革的成功,冯根生咬紧牙关,从银行借了270万元,用家里30万元的积蓄买了股份,最终使重组工作顺利进行。

冯根生在2000年第七次成为第一个再次吃螃蟹的人。企业家的贡献有多大?价格是多少?冯根生想“量化”。最后,浙江省经济资产评估办公室进行了评估:冯根生贡献值为2.8亿元,利润贡献值为1.2亿元,其管理要素对效益的综合贡献率在15%-20%之间,现阶段为18%。

作为企业家,冯根生是中国企业改革的风云人物。关于改革,冯根生曾经说过:“用枪射第一只鸟是什么意思?改革将一蹴而就。不能飞停下来,停下来,目标暴露了,必须被杀死。如果你想飞,你必须飞出射程。还有,出于礼貌和认真,他用什么打了你?心

多年来,冯根生经常称自己为“国有企业的保姆”。他拿不走任何东西。“我已经工作了57年,做了30多年的国企老板。我一直很诚实,从不说谎。我认为这是浙商最重要的精神。在过去,老师和老师教如何做人,如何做事,如何理解职业道德和如何做生意,这就是所谓的商业。商业实际上是浙商的灵魂。事实上,商业规则反映了我们浙江商人的精神:首先,停止欺骗,停止一切欺骗;第二是诚实,对待所有顾客都应该诚实;第三不是以次充好;第四,不要混淆真理和谬误。第五,儿童和老人没有欺骗。第六个是真实价格。如果没有讨价还价,另一个就是虚假价格。”

2002年,杭州召开工业兴市会议。杭州市委、市政府决定向卢秋官、宗后卿、冯根生三位为当地经济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企业家各奖励300万元。

从左到右:在冯根生、宗后卿和秋官的新闻发布会上,一名记者问三个人:“你们每人拿到300万美元后,简单地说,你们想实现什么梦想?”

秋官说:“我想在杭州建一个汽车城,为每个杭州市民建一辆汽车。”宗后卿说:“我想成为杭州的李嘉诚。”

冯根生说:“我不可能建一个汽车城,我更没有资格成为杭州的李嘉诚。1972年当我成为杭州第二中药厂厂长时,企业的净资产只有30多万元,国家一分钱也不给我。三十年过去了,我养育了这个先天不足的婴儿。这个孩子仍然是一个全国性的孩子,我仍然是一个保姆。我也想实现一个梦想:我希望我的雇主能好心让我的老保姆好好休息。”

尽管谈到休息,冯根生又工作了七年,直到2009年才离开青年财富集团。他的退休工资只有6000多元。冯根生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赚钱。当我退休时,我已经工作了50多年,把一个小作坊变成了一个大企业。这是我一生的追求。如果我想要钱,我会在50多岁的时候离开,辞掉工作去开自己的制药厂。我现在可能拥有数亿资产。”

4,“永不崛起,永不崛起”一百多年来,胡庆余堂进行了改革,但其“戒忠”、“真无价”的管理原则并没有改变,冯根生成为了一个有价值的继承人。

2003年4月28日,杭州发现并报告了两起非典病例。非典的爆发让许多人感到担忧和恐慌。第二天凌晨一点多,胡庆余堂外开始排起长队。这些人都是来买预防非典的药的。金银花是预防非典最重要的中草药。当时,主要药店的金银花价格飙升至令人发指的水平。当时金银花的原价在每公斤20元左右跃升至380元/公斤,涨幅近20倍。

在非常时期,毒品上升是正常的。非典不是两天的流行病。如果不上涨,它迟早会面临损失。当时,冯根生刚刚做完手术,还在康复中。他匆匆赶回工厂,与大家紧急讨论。当讨论涨价或不涨价的问题时,每个人的意见都是最激烈的。

作为公司的负责人,冯根生考虑了大约2分钟。不到2分钟,他想到了胡庆余堂的损失将会发生什么,还想到了“避免欺骗”的堂规,“真价无价”的牌匾高高挂在堂上,一代又一代的医药工作者苦心经营了100多年的声誉,胡雪岩建立胡庆余堂的初衷是开一个仓库来拯救世界。瘟疫流行的时候,胡雪岩曾经把准备好的药丸送给人们。考虑到这些想法,冯根生立即决定:不要涨,不要涨,而是让利润被卖掉。

非典期间,胡庆余会馆没有提价,也没有一天缺货。最后,他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2011年1月,77岁的冯根生出席了一年一度的“风云浙商”颁奖仪式。

在礼仪人员的帮助下,冯根生走上舞台,从省领导和胡庆余堂的新徒弟手中接过奖杯,并向新一代禁毒工作者传递了一个信息,将胡庆余堂的“戒欺凌”精神代代相传。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工作人员为不是很强壮的冯根生准备了一把椅子。采访中,主持人白严嵩突然蹲下身子,把麦克风递给坐在讲台上的老人,说:“你配得上这把椅子。”观众顿时掌声雷动。

当被问及是否适合退休时,冯根生说,他在国企当了38年的“保姆”,带领公司高速发展。他真的不习惯突然减速,现在他每天都要去参观工厂。"毕竟,这个孩子是我养大的,有太多的感情."

冯根生在浙商年度活动中被授予“浙商功勋”,是浙商中第一个获得最高荣誉的人。

回顾冯先生传奇的一生,人们不禁赞叹不已。所有这一切可能从学徒的第一天就开始生根发芽了。

1949年1月,进入胡庆余堂的第一天,祖母为冯根生缝制了一件新礼服。在去商店的路上,奶奶反复提醒我,“根生,我应该让你上初中,但是这个贫穷的家庭只能让你觉得自己像个学生!然而,如果你很穷,你必须有抱负。你不能拿走老板给你的任何钱。我们应该有条不紊地行事,认真做事,做更多积累美德的事情,尽可能地帮助别人,永远不做任何不道德或有害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