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输韩国大片,内地罕见的瘟疫题材,根据史实改编,票房仅453万

最近,两部老的外国电影被许多影迷捧上了神坛。一个是韩国的《流感》,发布于2013年。一部是美国导演史蒂文索德伯格的《传染病》,于2011年上映。

这两部电影各有所长。韩国电影总是非常深刻和广泛。他们喜欢在极端环境下窥视人性,并在各种危机中表现出公众对韩国政权的怀疑。

而美国大片通常充满乐趣,通过创造悬念式元素和视觉奇观来吸引注意力,突出个人在整体面前的脆弱和无助。这两部电影都有突出的优点,但它们都有一个致命的缺点,那就是不现实、夸张和浮夸。事实上,在大陆的大银幕上也有一部关于“瘟疫”的史诗电影,即2013年上映的《大明劫》。

这部电影目前在豆瓣上保持着8.0的高分。当时,粉丝们对大陆电影的需求非常高,现在的得分是8.0,这基本上可以被看作是一部魔幻作品,达到了9分。这部电影由“低调而务实”的导演王晶执导。王静有许多优秀的作品。作为一个“学院派”导演,不愿意向商业低头,每一部电影都可以说是优秀的。

例如,网络分数高达8.6的《万箭穿心》、《我是植物人》和《一年到头》。不幸的是,他的大部分作品都没有得到好评。《大明劫》发布后,他们只赚了453万元。即使在票房泡沫还很小的时候,这个结果也确实令人尴尬。这部

的电影从准备到拍摄花了4年时间。这个故事是基于真实的历史背景和人物。为了准确地解释复杂人物的情感,演员的选择主要集中在权力派,演员有冯、等。这部电影的主题曲是由德国作曲家弗里德曼创作的。小野丽莎用中文唱了最后一首歌。战争场景不多,但现实非常强烈。道具和服装都很用心,制作成本也不低。

可以看出固执的王晶已经妥协了,并试图改进电影的主题,但是观众仍然没有接受。原因很简单,因为故事太真实了,而且有先见之明,借用古今,仿佛是在这个话题上的寓言赌注。

从综合评价来看,《大明劫》丝毫没有输给韩国的《流感》或美国的顶级大片《传染病》。《《大明劫》》的真实性无法与其他两部电影相提并论,它通过个人角色预测了历史繁荣的深度。

《大明劫》设定于明朝末年的几个月前,由一位着名的将军和一位普通的医生开始。故事扎实有力,观众只能通过100多分钟的叙述看到明朝最后的余辉。崇祯十五年(1642年)二月,“侵王”李自成第二次围攻开封。崇祯皇帝急忙把孙传庭从狱中救出来,并命令他率领他的强大队伍去协助开封。

孙传庭是晚明最后一位伟大的战士。其他人要么投靠其他人,要么被算计致死。崇祯看了一眼,没有人可用,就想到孙传庭在监狱里。此时,大明正在担心内部和外部的麻烦,大楼会倒塌。被关了几年的孙传庭认为他可以像以前一样扭转乾坤,把“李自成”打成19人。直到他来到部队,发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他才绝望地大叫。

《大明劫》在孙传庭统治新军的过程中,被证明是一次“结构性”的城市和军队溃败。战争需要充足的食物和薪水,但是当孙传庭到达军队时,他发现食物和衣服已经不足很多年了。官员们在保护自己,甚至欺骗他人,用沙子当食物,试图蒙混过关。

士兵们杀死了敌人,但即使是他们手中的武器也是劣质的。在自然灾害下,国库空虚。孙传庭向崇祯皇帝要钱,但没有再增加钱。他一再敦促他派兵。因为害怕孙传庭的佣兵自重。即使无人可用,崇祯皇帝仍然不信任这个国家的唯一支柱。孙传庭看到无路可走,想自己找条出路,找个乡绅捐钱。但是这些大地主侵占良田,赶走了农民,把孙赶走了

整个战争从一开始就宣告了孙传庭的失败。这是一次结构性崩溃。即使诸葛亮转世投胎,他也无法康复。没人帮忙时,瘟疫也从天上降了下来,孙传庭的军队又遭到了致命的一击。这时,一位旅行医生吴有科走上了历史舞台。吴也没有按照常规用药,被医生拒绝。甚至当地官员也不允许他在其管辖范围内行医。

吴有科多年来一直在旅行,研究鼠疫的传播和治疗。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作为唯一经历过的人,吴有科面临着许多障碍。第一个是他的经典老师。面对病人,两位医生开了不同的处方,但老师认为那只是伤寒,《伤寒论》已经成为医生的权威几千年了。

但是老师不明白为什么持续了一千年的《伤寒论》不仅没有治愈病人,反而加速了病人的死亡。此外,患者也不相信吴佑可的治疗。恢复过程缓慢而痛苦。许多人无法忍受。他们动摇了军队的士气,看到了大量的逃犯和叛徒。有些人甚至讨论过劫持吴有科并把它献给国王以谋取名利。

有时候,比疾病更可怕的是一个人的自信。一旦失去信心,即使华佗也是无能为力的。由于孙传庭的努力和大力支持,吴得以坚持治疗。吴有科发现了鼠疫的传播途径,即通过空气中飞扬的灰尘,被吸入后,引起疾病。

所以,首先,根据病人的情况,他采用了优先级排序的方法来隔离重病患者,并号召每个人用面纱遮住口鼻来隔离传播途径。

然后用强效药加速人体新陈代谢,排出毒素,使人慢慢恢复体力,用自己的抵抗力治愈。军队中的瘟疫终于得到了控制。孙传庭的部队减少了伤亡,勉强能够与敌人作战。但是在入侵之前,孙传庭杀死了所有的重病患者,从而用残酷的铁腕减轻了人们的忧虑。治疗者不能自然地接受这样的结果。孙传庭让吴有科走了,两人最终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1643年10月,孙传庭“以卵击石”,进行了一场惨烈的战斗。他最终在陕西潼关去世。1644年3月,李自成率领北伐军攻占大同、傅玄和居庸关。崇祯皇帝在景山公园上吊自杀,明朝灭亡了。《明史》记载“朝廷之死将传至明朝之死”。在这部电影的结尾,吴灿回到了苏州,过着务农和读书的生活。他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写下了世界领先的医学杰作《瘟疫论》。据说,在2003年,《达》所记载的《瘟疫论》仍然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从一名医生和一名将军的角度来看,《大明劫》展现了一段通过军队的历史,并描绘了文本之外的许多隐喻。

不幸的是,历史总是熟悉的,因为我们太习惯于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