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稻葵:复工产生的新增病例不应追究地方政府和企业责任

走向全面重返工作岗位:挑战与应对

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所新皇冠流行病研究组

李稻葵李科波

摘要:根据研究,本文主要提出六点看法:第一,根据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所的模型,如果政策处理得当,当前新皇冠病毒爆发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将是可控的。总体影响将是有限的。如果在第一季度末或上半年末控制疫情的实际影响,实现全面恢复工作,那么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将分别为-0.17个百分点或-0.36个百分点,全年经济发展目标将实现。第二,与非典相比,新冠状病毒对经济影响的最大区别在于,中国的经济增长处于不同阶段。同时,这种新的冠状病毒的特征与非典非常不同。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关键是要安全平稳地恢复工作,这比任何财政和货币刺激政策都更重要。第三至第六种观点分别对应于全面重返工作岗位过程中的四个挑战和对策,即:第四,引入抗感染经济活动的规范和标准,防止重返工作岗位后疫情大面积反弹;第五,要明确的是,只要在恢复工作期间严格执行防疫和控制的科学规范,地方政府和企业就不会对恢复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负责,从而防止地方政府全心全意地保护疫情数据而不返回工作岗位。第五,对重点产业链进行梳理,用产能覆盖一些关键短缺环节,防止重点企业无法复工,导致其他企业复工后停工;第六,应该公布更详细的数据,如各种年龄的人和身体状况不同的人的死亡率,以防止对这一流行病的过度社会和心理恐惧。

一、新皇冠病毒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

根据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所的模型,在政府对疫情处理得当,能够像2003年应对“非典”那样及时出台疫情防控措施和经济稳定措施的情况下, 如果新皇冠病毒疫情能够在2020年第一季度得到控制,并实现全面复工,那么它对中国经济增长的总体影响将为-0.17个百分点。 如果疫情持续到2020年第二、第三和第四季度,预计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分别为-0.36、-0.55和-0.77个百分点。此前,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所在疫情爆发前发布的2020年经济增长预测为6.1%。考虑到新疫情的影响,中国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应该在5.3%至5.9%之间,具体取决于疫情结束的时间。

因此,我们相信如果政策处理得当,当前冠状病毒爆发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是可以控制的,整体影响是有限的,既定的政策目标是可以实现的。首先,虽然消费相关指标总量在短期内会明显下降,但增加值下降不会很严重。第二,与非典不同,新的疫情发生在第一季度,这是全年经济活动最少的时期。第三,近年来,物流和运输、电子商务和网络合作的发展使防疫期间的一些经济活动得以继续。第四,在疫情过程中,政府在经济运行中的应对措施与非典疫情相比有了明显的进步。上述原因将在一定程度上减轻非典疫情的经济影响。然而,与此同时,应当指出,当非典疫情发生时,中国经济正处于一个上升期,其经济正处于一个加速全球化的时期。然而,当疫情发生时,中国经济正处于下行稳定期和复杂的全球化时期。因此,在击败新皇冠病毒的过程中

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有两个主要特征:第一,它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和隐蔽性。研究人员发现,该病毒的R0(人际传播指数)为2.2(95%置信区间:1.4至3.9),相比之下,非典为3,艾滋病毒为2至5。这种新的冠状病毒的倍增时间也更短,每6.4天感染病例数就会增加一倍,相比之下,非典型肺炎为14.2天,是新冠状病毒的两倍多。同时,新冠状病毒的潜伏期相对较长,因此应该有长期的流行和反复的思想准备。第二,它没有其他严重的流行病那么致命。目前,其死亡率为2-3%,大多数死者是老年人或慢性病患者。相比之下,非典型肺炎和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死亡率分别为9.6%和34.5%。普通流感的死亡率要低得多,约为0.1%,但其影响更广。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全球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约为25万至50万。

根据以上分析,与非典相比,新的冠状病毒流行的特征很可能是虚弱和不死的,经常是垂死和垂死的。很难完全消失,但它的实际杀伤力将得到有效控制。有效的疫苗需要一年半以上的时间才能成功开发并投放市场。因此,希望零新感染相对较快地发生是不现实的。处理的关键是降低它的实际杀伤力。

我们预测了疫情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对经济增长的影响:

案例1:疫情的实际影响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末基本得到控制,湖北省外工作将全面恢复。

案例2:到2020年6月底,疫情的实际影响将基本得到控制,全国将恢复工作。

案例3:到2020年底,疫情的实际影响将得到控制,工作将最终全面恢复。

我们以2003年政府积极应对措施下的非典疫情影响为基准,预测新的冠状病毒爆发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图1显示了2001年至2007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仅从这些数据很难发现非典疫情的影响,这表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短期的。为了观察这种短期影响,我们使用了2003年的季度数据。图二显示二零零三年第二季(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爆发的最严重时期)不同行业的季度按年增长率的相对变动。研究发现,对不同行业的影响存在很大差异:与制造业相比,服务业受到的影响更为严重,运输、仓储和邮政服务的增长率下降幅度最大(从2003年第一季度的7.7%下降到2003年第二季度的2.3%),其次是住宿和餐饮业(从11%下降到7.4%)。

图表1 2001-2007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

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图表2 2003年第二季度各部门增加值的相对变化

注:相对变化=(2003年第二季度同比增长-2003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2003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

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参照2003年非典疫情对不同行业增加值增长率的影响,我们预测了当前疫情的影响。其中,为反映当前经济形势的变化,我们做了以下两项调整。首先,由于物流和运输、电子商务和网络基础设施的发展,在防疫期间有可能继续一些经济活动。因此,我们认为这一流行病对服务业的影响将比2003年弱。第二,由于政府更积极地倡导居民减少出行次数,这将大大抑制批发和零售消费的增长。

因此,我们计算了当前冠状病毒爆发对不同行业季度同比增长率变化的绝对影响(图3),并通过计算跨部门季度同比增长率影响的加权平均值,计算了冠状病毒爆发对整体国内生产总值季度增长率的影响。最后,我们用加权平均值乘以季度产出的比例来估计疫情对中国的影响

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资料来源:中国国家统计局。

注:第X季度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是通过各部门加权影响之和乘以第X季度的产出比例(即2019年QX产出除以2019年总产量)计算出来的;如果疫情发生在第十季度,那么2020年对中国经济增长的影响就是第一季度到第十季度的影响之和。

2。“全面重返工作岗位的挑战与对策”根据上述分析,与非典等其他疫情相比,新型冠状病毒具有传染性强、隐蔽性强、健康人群死亡率低等特点。我们认为,在经济和社会运行基本正常的环境下,社会各界应做好思想准备和政策规划,应对新冠状病毒疫情微弱但持续存在的局面。我们认为,在这一流行病完全消除后,我们不能指望全面恢复工作。相反,我们应该研究如何在全面恢复工作的过程中处理这一流行病,从过度的紧急反应到正常化的全面反应。如果我们不能逐步增加重返工作岗位的人数,就很难有效控制这一流行病,包括生产、运输、医疗用品的科学分配和人民生活资料的供应。随着疫情的发展,经济的正常运行日益成为尽快战胜病毒的关键保证。疫情防控能力与经济运行密切相关。如果我们不能逐渐完全重返工作岗位,这不仅会损害我们应对这一流行病的能力,造成各种次生危害,还会在许多经济领域留下后遗症,如就业、债务、产业链的重新定位等。

我们分析,在全面重返工作岗位的过程中,我们将主要面临四大挑战。相关方应考虑相关对策。

挑战1:防止疫情在重返工作岗位后出现大规模反弹。

为了避免重返工作岗位后疫情反弹,必须引入抗感染经济活动的规范和标准。每个行业和地区都应有相应的科学管理措施。目前,恢复工作的关键是恢复生产性工业,特别是制造业和建筑业。建议将当前的社区网格化防疫管理扩展到工作岗位的防疫管理,对员工的工作和生活进行统一管理。

关键是三个步骤。首先是在工作场所采用严格的生产和操作标准进行防疫和控制。二是改善员工的统一住宿、餐饮和卫生条件,修建临时板房,降低员工的居住密度,甚至租一些经济型酒店,帮助企业解决住宿问题。这也是在疫情防控期间帮助相关酒店恢复运营的一种方式。第三,对返乡工人的身体状况进行持续监测。在此过程中,政府应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企业重返工作岗位,并帮助企业分担防疫费用。对于严格按照疫情防控流程复工的企业,相关部门应承诺承担疫情复发的费用。

一套科学的重返工作岗位后的严格管理程序,反而可以避免疫情改善后社区管理和家庭保护的松懈。特别是,制造业和建筑业的大量员工普遍生活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公共卫生基础薄弱,防疫知识薄弱。因此,科学地宣布恢复防疫标准工作,实际上有利于更长时间地控制感染。

挑战2:地方政府决心保留疫情数据,不打算重返工作岗位。

在疫情期间,防疫和控制的应急措施是控制感染。因此,控制感染人数是地方政府防疫工作的核心。目前,应该说医疗部门和科研部门在传播特征和死亡率方面已经达成了很多共识

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各行各业的产业链都很长。由于过去互联网和物流的快速发展,产业链的上下游联系非常紧密,国际合作也非常紧密。如果产业链中的某个供应商出现问题,将会对整个产业链产生很大影响,甚至会影响中国经济未来的国际竞争力。目前,一方面,一些有能力组织复工的企业由于上下游供应商不匹配,复工后开工不足,甚至再次停工。与此同时,另一方面,也有许多企业在决定是否重返工作岗位之前,会等待和观察对方的重返工作岗位。因此,复工不仅影响整个产业链的正常运行,而且具有正外部性。

因此,政府应该对关键的产业链进行梳理,对一些关键的短缺环节进行自下而上的产能调整。政府承诺补贴最终无法使用的生产能力。政府应高度重视当前一些大型企业备件供应中存在的问题,并应与企业密切沟通,为企业寻找替代解决方案提供政策便利。特别是,政府应该优先考虑两类企业,一类是有出口订单和履行出口义务压力的企业。一个是位于全球关键产业链和供应链上,为外资企业生产配套产品的企业。维护中国企业的信用对于保证这两类企业恢复生产和按期履约具有重要意义。如果中国出口企业能在疫情期间如期完成订单,将有助于外国投资者保持对中国经济长期发展的信心,也将有助于展示中国企业在生产经营中的韧性和中国应对危机的强大优势。从而最大限度地保证供应链的安全,防止一些西方国家以供应链破裂为借口转移制造业。

挑战4:重返工作岗位的社会心理学担忧。

在医疗和研发不断进步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加强我们在社会心理学方面的反应。这两个方面的相关性很强,但它们的规律不同。就社会心理学而言,目前公众关注的焦点主要是新病例、重症病例、死亡和其他数字的数量,以及一些个案的遭遇。我们建议公布更具体的统计数据,以帮助社会更全面、合理和客观地了解病毒。例如,建议公布所有年龄和不同身体状况的人的死亡率。由于感染新冠状病毒的年轻健康成人的死亡率很低,公布这一数字有利于大规模工人重返工作岗位的心理安慰。同时,我们应尽快公布一些有科学依据和科学数据支持的治疗方法和方案对感染人群的治疗效果。如果能够证明大多数健康人群在治疗后的死亡率与感染后流感的严重程度相当,而没有其他慢性病,那么它将对公众的心理稳定起到非常关键的稳定作用。

责任编辑:刘万里SF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