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1300万人今年如何进城:新市民要享同等权益

新型城市化的核心是人类城市化。政府工作报告建议推进新型城镇化,深化户籍制度改革,今年实现1300多万人在城市定居,加快居住证制度的全覆盖。

一些代表和成员在接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表示,加快户籍人口城市化有利于进一步释放国内经济发展需求的潜力。在此过程中,要加快相关配套制度改革,协调户籍制度改革和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

需求可以转化为增长动力

统计公报显示,2016年中国居民人口城镇化率将达到57.35%,比去年年底上升1.25个百分点。登记人口城镇化率为41.2%,比去年底提高1.3个百分点。

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年)》,到2020年,中国常住人口的城镇化率将达到60%左右,登记人口的城镇化率将达到45%左右。

“要想赚大钱,就必须实现户籍人口平均每年1000多万人的城市化,才能实现计划中提出的目标。”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表示,到2017年实现1300多万人口,不仅是稳步推进规划目标实现的必然选择,也是挖掘内需潜力的现实需要。随着越来越多的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将带动住房、教育、医疗、养老等消费需求,将巨大的需求潜力转化为经济增长的驱动力。"城市化是促进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巨大引擎."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蚌埠市市委书记于勇表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推进,特别是越来越多的人定居城市,可以有效促进人才要素、发展要素等各种资源要素的积累,形成要素集聚效应,为广大人民群众创造更多财富,让人民享受更美好的生活。

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巴南区委员会秘书李建春表示,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城后,他们在城市站稳了脚跟,但户籍仍留在农村,导致中国户籍人口的城市化率低于常住人口。然而,我国许多社会管理项目都是以户籍制度为基础的,由此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和矛盾。

例如,在城市工作的“两栖农民”在农村有宅基地,可能在城市买了房子。他们基本上不会回到农村务农,这很容易导致耕地空置、村庄空置和工业空置的“三空”现象。只有让农民工实现户籍城市化,才能更好地实现广大农村地区各种必要资源的整合和优化管理。

此外,加快农民工在城市的安置对扶贫也有重要意义。全国人大代表、甘肃建头綦建公司劳动服务小组组长康仁(Kang Ren)表示,他接触到的许多农民工都是为了摆脱贫困从农村来到城市的。这对夫妇愿意忍受城市的艰苦,并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一些家庭年收入超过10万元,甚至在城市里买了房子。

完成目标和任务并不容易。

目前,中国户籍人口城市化的两大主要群体是每年从高校毕业并需要在城市定居寻找工作的学生。第二,农民工。对他们来说,在城市定居最现实的需要是解决孩子在附近上学和附近看医生的问题。

正因为如此,大量农业移民定居在城市,这不仅是户籍的改变,也承载着巨大的重要移民潮

“如果这么大一群人没有稳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来源,他们怎么能在城市里定居?”柯炳生委员说,如果城市化只是改变了这部分人口的户籍,就没有稳定的城市就业和相应的公共服务,这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城市化。

李建春代表指出,允许更多农业移民进入城市有许多障碍。例如,他们在城市定居后,必须能够享受与原来城市居民相同的基本公共服务,否则他们定居的热情会受到影响。有些人已经离开了农村,但还不知道他们能否在情感和心理上完全融入城市生活。最困难的是许多农民工进城后仍然在农村拥有宅基地。如何更好地处理好农村的宅基地、土地等问题,将极大地影响他们进城的积极性。

"让1300万人在城市定居并不是关键问题."另一方面,蔡继明代表认为,就业是农民在城市定居的先决条件。在这1300万人中,许多是在这个城市工作了很长时间的农民工。因此,城市农民工面临的最现实的问题是住房、儿童教育和社会保障。

根据蔡继明代表的说法,大量农民进城后,会给城市带来更多的劳动力,给城市的发展带来更多的活力和正能量。如果农民工的住房问题得不到解决,安定下来将成为空谈。

蔡继明代表指出,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方可能会向登记人口的城镇化率注入水,以完成登记人口城镇化的目标任务,从而完成目标,但“新公民”并不享有与城市居民相同的基本公共服务。

新市民应该享有同样的权益

这样定居的人才能真正享有市民的权益、教育、医疗、医疗、社会保障等,这样他们才能真正适应城市的生产生活方式,融入城市的发展。这是以人为本的新型城市化的核心本质。

蔡继明代表建议,为了成功实现1300万人在城市定居的目标,我们必须通过科学方法加强对房地产市场的监管。

蔡继明代表说,目前城市对住房的需求很大,我们的建房能力过剩,但房地产价格的波动仍然很大。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是增加土地供应。从土地资源来看,我国完全有能力实现房屋所有权。因此,应加快土地制度改革,允许集体建设用地有序进入市场,逐步增加城市建设用地,降低房价,降低农民工进城门槛。

于勇建议通过不同的载体推进城市化进程。按照中央政府的要求,我们将以不同的方式解决农村流动人口的城市安置问题。首先,我们应该促进中小城市的建设和当地及周边地区的城市化。其次,要依靠大城市的辐射功能,加快周边地区的城市化发展。第三,我们应该建设一个有特色的小城镇。"从宏观角度来看,这个城市的公共服务必须跟上."李建春代表说,农村剩余劳动力进入城市后,往往会在城市中形成一个贫困阶层。如果他们不能再呆在城市里了,他们必须留些空间让他们返回农村。这与城市化进程背道而驰。因此,城市化必须首先在城镇建设公共服务以留住人才。

康仁的代表建议民工应该在城市定居,就像他们应该去帮助穷人一样。他们不仅应该买房,还应该“能够进入、稳定地生活并变得富有”。

"政府发布了一项令人鼓舞的政策。首先,应该考虑安排人们在大型企业和工业园区附近买房。只有当你没有烦恼的时候,你才能真正放弃你家的土地。”灵魂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国土资源部土地利用管理司司长廖永林表示,农民可以选择是否在城市定居。一些农村人愿意在城市定居,以便为自己或子女提供更好的医疗、教育和公共服务资源。然而,一些农村居民,尤其是老年人,不愿意在城市定居,这是可以理解的。因此,尽管已经确定了在城市定居的目标,但在实施过程中,应遵循尊重意愿和做出独立选择的原则。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林火灿经常管理林陈孜姣法明